23日

2018-05-08 07:51

龚浩

23日,龚浩仍然未在他的宿舍中出现。同学已经好多天没看到龚浩了。

20日,大学生龚浩在社交网站介绍了自己与一个弃婴的离奇遭遇。北京铁路局警方称,婴儿系他人委托龚浩照料。

知情人士透露,在龚浩和婴儿生母之间,确有一名两人共同认识的朋友联络。此人最初受孩子生母之托照看孩子,但因故不能继续照顾孩子,遂将自己的朋友龚浩推荐给孩子的生母,希望龚浩代为照看。

23日,记者向龚浩的辅导员杜老师求证,截至发稿时,杜老师电话一直无人接听。

大港救助管理站副站长张德岗表示,他们的一切工作都是围绕救治来福进行,他们只会与经过公安部门认定过的、孩子的亲生父母进行交接。

该女士在短信中称,从6月22日抵达天津配合警方工作至昨日,一直没有见到龚浩。“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(指将孩子说成“弃婴”),这真的很伤人,我的孩子不是弃婴,他有妈妈,而且我很爱他,我是用命把他生下来的,不会不要他。”同时,她对于给龚浩带来的麻烦表示歉意,只想尽快抱回孩子。“我对孩子已经充满愧疚,只希望事情早日结束。”

■ 追访

有媒体报道称,南开大学滨海学院核实龚浩的情况后,将对其做出表彰。

22日,北京南站派出所民警介绍,6月19日,龚浩曾向民警表示,婴儿系3年前于台湾认识的朋友委托他照料,并在民警和现场见证人面前,拨打了对方的电话,证实自己的说法。

23日,知情人士透露,6月19日在北京南站将婴儿车和婴儿交给龚浩的女子,正是孩子的亲生母亲。

[next]

婴儿生母递孩给龚浩

“生母”说想见孩子

22日下午,北京铁路警方已安排两名铁路民警前往天津,与天津警方接洽。昨日晚间,该两名民警已经返京,但不便接受采访。

新京报6月25日讯(记者安颖 杨华军)南开大学滨海学院学生龚浩在宿舍当“奶爸”的消息,成为近期网上的关注热点。

“6月19日当天,将婴儿车和孩子交给龚浩的就是孩子的生母。生母在婴儿车内还准备了奶粉、奶瓶等物品。”知情人表示。

目前,来福仍在天津儿童医院新生儿病房接受治疗。

南开90后大学生龚浩北京拾弃婴,饱尝世相冷暖,图为龚浩晒的弃婴照片。

板厂路派出所常副所长表示,目前案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,不便接受采访。

龚浩在个人主页上声明,自己从未去过台湾。“我累了,无力吐槽了。新一(指‘弃婴’来福)已经交给警察,验完dna再讨论(孩子父母)是不是弃婴罪。对的就是对的,错的就是错的。我愿意为我的正义粉身碎骨。此平台(人人网)将停止一切操作。”

龚浩网上称“无力吐槽”

23日,自称孩子“生母”的女士在短信中,表达了对孩子的思念之情。同时,她表示,孩子不是弃婴。